主頁 > 學習恩來 >
「學習恩來」周恩來的最后時光:讓醫生去照顧
來源:未知 2019-03-13 07:42

  依《周恩來年譜》記載,1967年2月2日,他因長期疲憊不堪突感異常不適,經醫生會診,發現患了冠心病,當即他囑咐秘書切不可對外說。次日,周恩來身邊的工作人員在他辦公室的門上貼上大字報,請求他改變現在的工作方式和生活習慣,愛護身體,注意休息。陳毅、聶榮臻、李先念和葉劍英等也都在該大字報上簽名支持。2月4日,他在大字報上寫下“誠懇接受,要看實踐”8個字。鄧穎超隨后提出五點補充建議。9月24日,他對鄧穎超說,我一到早晨8點左右,精神就不行了,手發抖。1970年9月5日,他心臟又出現異常,凌晨開始吸氧,此后辦公時都有醫護人員在門外守候,隨時準備搶救。

  1972年5月3日,周恩來在作常規體檢時被確診患上膀胱癌。交代這事必須對外保密,認為:“開刀容易擴散,有危險,是否可以通過中醫的方法,用中藥來控制病情?”還說:“你們外科醫生動不動就開刀,開一個死一個,陳老總不是開刀死了嗎?謝富治不也是開刀死了嗎?”要求“防止擴散,注意營養和休息”。1973年1月13日,周恩來因膀胱癌惡化,排出大量血尿。在泌尿科專家吳階平主持下,3月10日在玉泉山接受第一次電灼術治療,術后幾天尿色恢復正常。10月,作為癌癥病人,他本應接著化療以鞏固效果,可才化療了兩次,中央叫他寫出黨內10次路線斗爭的情況,于是他回到西花廳奮筆疾書,為維護當年安定團結大局不惜委屈自己。11月21日至12月初,根據的意見,中央局由王洪文主持連續召開擴大會議,批評周恩來和葉劍英在11月15日上午同美國國務卿基辛格會談中所犯錯誤,說周恩來“喪權辱國”、“投降主義”,成了黨內第11次路線斗爭執行錯誤路線的頭子,他作了違心的檢查。

  1974年5月31日,周恩來把當時必須親自接待的一位外賓送走之后,才于6月1日住進解放軍305醫院。其間經歷了7月和11月兩次被批判,加劇了病情,到1976年1月8日逝世,前后共動過大手術6次、小手術8次,平均40天左右動一次手術,除了膀胱癌,結腸癌也乘機發作。

  就在這大小手術的間歇期,周恩來除了堅持處理日常國務外,還同中央負責同志談線次,同中央有關部門和其他有關方面負責人談線次,還參加了賀龍元帥的骨灰安放儀式、李富春的追悼會和四屆全國一次會議。

  周恩來也作了萬一下不了手術臺的準備,預定手術的當天,叫來身邊工作人員同他一起清理文件。1975年7月1日,他同部分身邊的工作人員合影后說,我這是最后一次同你們合影,希望你們以后不要在我臉上打“××”。9月5日17時,他在醫院里會見以維爾德茨為首的羅馬尼亞黨政代表團。考慮到他的體力狀況,醫生只讓交談20分鐘,結果卻談了1小時20分鐘。他先對客人說:“醫生不讓我多說話,所以你說,我聽。”當客人問到他的健康狀況時,他回答:“馬克思的請帖,我已經收到了。這沒有什么,這是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自然法則。接著感慨:“時間過得線年前,我到布加勒斯特去參加喬治烏的葬禮,大衣也沒穿,步行走了一個多鐘頭。現在,我可以告訴你,就連幾分鐘也走不了了!”他還告訴客人:“現在,第一副總理()已經全面負起責任來了!”

  后來他尿血,最多時一天達200毫升,無力起床,眼窩和雙頰凹陷,瘦得體重只有幾十斤,臉色蒼白,頭發稀疏蓬亂,滿臉胡茬。工作人員勸他讓長年為其理發的朱殿華師傅來給他理理發,朱師傅也托人捎線年的元旦前為他理一次發,干干凈凈過個年,但他不同意,說:“不,不要了,老朱,他,他看到我這個樣子,會,會難過……”極不愿意給人留下痛苦的形象。為此,中央局作出決定,除鄧穎超外,任何親屬都不得進到醫院探望,大侄女周秉德也不例外。

  周秉德只好打電話給周恩來。在通話中,他反倒做起了侄女的思想工作,要周秉德正確對待生與死。他說,黨員應該是唯物主義者。人總有那么一天!活了77,還不夠嗎。天有不測風云嘛!對家人、親人也要這樣,要想得開呀!他還惦記著周秉德的兩個兒子,諄諄告誡,不要把他倆養嬌了,只有大草原、廣闊天地里的花朵,才長得壯,活得好。

  1975年9月,周恩來的病情急劇惡化,癌細胞瘋狂擴散,免疫力嚴重下降。20日下午,要動第四次大手術,他要求必須拿來1972年6月23日中央在批林整風匯報會上作出的《關于造謠誣蔑登載所謂“伍豪啟事”的》報告的錄音記錄稿,躺在手術室的平車上,戴上老花鏡,翻看后在首頁的標題下側,鄭重地簽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,并注明“于進入手術室(前),1975年9月20日。”親自交給鄧穎超,才肯被推進手術室。快進手術室了,他又大聲說:“我是忠于黨、忠于人民的!我不是投降派!”10月24日,他又做了第五次手術,從此再沒有下床。指示醫療組要盡一切努力,“減少痛苦,延長生命”。

  據鄧穎超的秘書趙煒回憶,1975年11月,剛動完大手術的周恩來點名讓她陪鄧穎超到醫院。一進病房,周恩來便從被子里伸出手:“趙煒,咱倆握握手吧!”握完后輕聲地對她說:“你要照顧好大姐(鄧穎超)!”趙煒說:“11月15日下午,他讓我拿來紙筆,寫下了‘我是忠于毛主席、忠于黨、忠于人民的,雖然我犯過這樣那樣的錯誤,但我決不會當投降派’的字條,由鄧大姐代他簽上名字和日期。”趙煒還說,早在1975年9月20日做第四次大手術之前,周總理就對鄧大姐說了這句話。手術前,、葉劍英、李先念、張春橋、汪東興等人都去了,鄧大姐就把周總理說的這話轉告他們,同時還請汪東興向毛主席報告,只是沒有落實到文字上,才又在11月15日那天專門寫了這條子(見《新華月報·天下》2006年2月上半月第99頁李菁:《周總理臨終囑托》)。他曾在病床上輕輕哼唱《國際歌》和《三律八項注意》,對鄧穎超意味深長地說:“一切都拜托你了!我肚子里有很多很多的話沒給你講!”鄧穎超回答說:“我也有很多話沒給你講,只好都帶走嘛!”他聽了默然無言。

  1975年12月后,癌細胞轉移引起的疼痛愈來愈厲害,使用藥品和鎮靜劑都無濟于事。一天中午,周恩來叫過工作人員張佐良,問道:“我痛得實在受不了,可不可以讓我哼哼幾聲啊?”張佐良一時哽咽:“總理呀,您愿意怎么樣都行,您哼哼吧!”

  1975年12月20日凌晨,周恩來醒過來后覺得精神不錯。上午測體溫38.7℃,于是下午5時叫來羅青長,與之談論問題達20多分鐘。他的聲音微弱、斷續,羅青長有的聽不清,由高振普俯于他的嘴前,聽清后再傳達。1976年1月2日,周恩來從昏迷中醒來,用微弱的聲音和鄧穎超一同吟唱《國際歌》。他提出要見老警衛鄔吉成,而鄔吉成來了后,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,一直未見要找他的周總理醒來。他為什么在病危之時要見鄔吉成,謎底至今未能揭曉。5日凌晨,病危的他做了最后一次手術,醫院下達病危通知。7日,以輸氧、鼻飼延續生命。鄧穎超走后,他不定的眼神好像在尋找什么,問他有什么事,卻只搖頭;讓他休息,也不閉眼;大家猜想他一定在找鄧穎超。晚11時,處于彌留狀態,醫生們為他進行治療。周恩來微睜雙眼,凝視了一下,認出其中有吳階平醫生,聲音極度微弱地說:“我,這里,沒有什么事了。你,還是,去照顧,別的生病的同志,那里,更需要你。”

  1月8日9時57分,周恩來逝世于解放軍305醫院,終年78歲。他臨終留下遺言:骨灰不保留,撒在祖國的大地和江河。希望所有的親屬都留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,不要來北京。工作人員為他理發、刮胡子、刮臉。按照鄧穎超的意見,從醫院太平間里舉行遺體告別儀式起直到火化,他都穿過去喜歡穿的衣服。選購了300多元的骨灰盒,普通得很。決定從飛機上撒放骨灰。1月15日20時左右,治喪辦公室副主任羅青長、中央組織部長郭玉峰和周總理生前衛士張樹迎、高振普一起在緩飛的安-2型農用飛機上,將周恩來的骨灰撒在京、津及山東北部黃河入海口處等地。最后的四把骨灰分別在北京城、密云水庫、天津海河入海口以及山東濱州的黃河入海口上空撒放,分別象征他對首都的熱愛、對治水的重視、求學和參加運動溯源以及對母親的思念。

上一篇:「學習恩來」周恩來:“不要使我同群眾有距離

下一篇:「學習恩來」周恩來提倡“習作合一”
熱點
紀念周恩來誕辰120周年—
紀念周恩來誕辰120周年—
 南開新聞網訊(記者 喬仁銘 通訊員 李詩苗 李丹 攝影 吳軍輝)2018年3月5日,是南開杰出校友周恩來同志誕辰120周年紀念日。為 
寶鈦集團:黨建引領發展
寶鈦集團:黨建引領發展
 3月12日,寶鈦集團有限公司召開了2018年黨建工作會議。寶鈦集團、董事長王文生,總經理雷讓岐等領導出席了會議。該公司 
施主幾個和“佛系”有關
施主幾個和“佛系”有關
 出生于1990-1992年之間的人可以稱為佛系青年,面對職場和生活,擺出一副看穿世事的姿態。 也許你知道,這就是事實,但美 
北京汽車排球俱樂部宣傳
北京汽車排球俱樂部宣傳
 新浪體育訊北京汽車排球俱樂部走過了四年的歷程,得到了社會各界及廣大市民的關心和支持。在新賽季聯賽開幕之際,為了 
想去澳洲留學你真的了解
想去澳洲留學你真的了解
 澳洲人文環境如何?澳洲是典型的移家,被社會學家喻為民族的拼盤,自英國移民踏上這片美麗的土地之日起,已先后有來自 
2017安徽淮南淮師附小山南
2017安徽淮南淮師附小山南
 根據《安徽省淮南師范附屬小學山南校區2017年公開招聘碩士研究生和面向市外公開選調優秀教師公告》規定,現將2017年淮師 
上海基層黨建網下載
上海基層黨建網下載
 最近的建黨節帶著大家重溫了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黨的歷史。黨建app也有,黨建app的功能一般是學習政黨知識,了解最新政 
社會搖是什么意思 社會搖
社會搖是什么意思 社會搖
 社會搖是什么意思?為什么可以這么火!要說到社會搖,就能想到快手網紅牌牌琦,一直都廣為流傳的有這么句詞:社會搖中 
黑龙江11选5 嘉禾县 | 东宁县 | 太湖县 | 工布江达县 | 灵武市 | 建平县 | 文登市 | 共和县 | 城市 | 万载县 | 广州市 | 兰州市 | 关岭 | 宁化县 | 阳山县 | 荆州市 | 安康市 | 阜康市 | 宁蒗 | 平果县 | 西昌市 | 房山区 | 迁安市 | 沈阳市 | 广东省 | 寿光市 | 岚皋县 | 冕宁县 | 新密市 | 萨迦县 | 洛隆县 | 兴宁市 | 榆社县 | 惠来县 | 富川 | 湟源县 | 孟村 | 天峨县 | 淳化县 | 崇左市 | 常宁市 | 政和县 | 南昌县 | 海宁市 | 阿拉善盟 | 自治县 | 邯郸县 | 从化市 | 边坝县 | 申扎县 | 香港 | 海阳市 | 汤阴县 | 常熟市 | 郎溪县 | 阜宁县 | 保德县 | 班玛县 | 芦溪县 | 曲水县 | 泗洪县 | 沙洋县 | 莫力 | 桂阳县 | 会东县 | 岳普湖县 | 裕民县 | 牙克石市 | 宜兰市 | 丰原市 | 遵义市 | 古浪县 | 茶陵县 | 南靖县 | 普洱 | 沭阳县 | 呼图壁县 | 伊春市 | 沁源县 | 若羌县 | 固阳县 | 扶沟县 | 隆德县 | 荃湾区 | 炎陵县 | 连平县 | 剑川县 | 汉中市 | 巴塘县 | 古蔺县 | 滨州市 | 琼中 | 陈巴尔虎旗 | 昆山市 | 黄大仙区 | 上虞市 | 镇远县 | 临沂市 | 大理市 | 大宁县 | 荥阳市 | 化州市 | 广元市 | 平罗县 | 布尔津县 | 石棉县 | 弥勒县 | 新源县 | 东乡族自治县 | 延安市 | 灵川县 | 保靖县 | 湖口县 | 盐池县 | 南汇区 | 新河县 | 普格县 | 天津市 | 定南县 | 勐海县 | 云林县 | 平泉县 | 塘沽区 | 曲周县 | 司法 | 云阳县 | 酒泉市 | 太保市 | 德昌县 | 祁门县 | 宜川县 | 临武县 | 德惠市 | 边坝县 | 蒙城县 | 鲜城 | 大同市 | 荣成市 | 合川市 | 北辰区 | 南陵县 | 海丰县 | 佛冈县 | 丹棱县 | 彭州市 | 汝城县 | 马鞍山市 | 辽宁省 | 射阳县 | 辽宁省 | 延边 | 广丰县 | 通河县 | 固安县 | 深圳市 | 三都 | 南陵县 | 临夏市 | 鹤岗市 | 漯河市 | 南投县 | 顺平县 | 阿巴嘎旗 | 林甸县 | 通城县 | 镇远县 | 邵阳县 | 黄梅县 | 信丰县 | 台安县 | 邯郸县 | 巧家县 | 海丰县 | 盖州市 | 会东县 | 鸡东县 | 宝兴县 | 葫芦岛市 | 济源市 | 龙里县 | 敦化市 | 清水县 | 论坛 | 淳化县 | 台东市 | 秀山 | 阳江市 | 治县。 | 乐昌市 | 乐清市 | 车致 | 于都县 | 平遥县 | 普安县 | 武川县 | 溧水县 | 祁阳县 | 黄龙县 | 定边县 | 固原市 | 麻栗坡县 | 通江县 | 筠连县 | 渑池县 | 柘城县 | 当阳市 | 太康县 | 通州市 | 临西县 | 米林县 | 仁化县 | 巴彦县 | 二手房 | 富源县 | 平和县 | 镇远县 | 阿尔山市 | 万宁市 | 玉田县 | 七台河市 | 巫山县 | 临洮县 | 巨鹿县 | 玉田县 | 土默特右旗 | 嵊州市 | 建湖县 | 循化 | 邹城市 | 老河口市 | 淅川县 | 唐山市 | 五指山市 | 栖霞市 | 峨山 | 宁海县 | 靖远县 | 含山县 | 子长县 | 临城县 | 台安县 | 河北省 | 青铜峡市 | 定结县 | 曲水县 | 日土县 | 茂名市 | 武邑县 | 万宁市 | 浙江省 | 宁南县 |